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您当前的位置: 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联系我们

地址:衡阳市蒸湘区解放大道35号(新院) 衡阳市石鼓区解放路30号(东院)

邮编:421001

急救中心电话:0734-8288999

生殖医院咨询电话:18073405218

网址:http://www.nh2h.com

备案号:湘ICP备14013022-1号

技术支持:衡阳联信

医院地图>>

媒体聚焦

当医生,到底有多累?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6-07-20 16:45 来源:衡阳晚报 作者:贺正香

        本报昨天刊发《“365日”天天门诊,医生工作太多太累》在医务工作者中引起强烈反响,昨天,记者专访了南华大学附二医院(集团) 党委书记、院长罗志刚教授。他说,6月8日上午,他为一位罕见的肾盂癌侵犯肾实质、肾门多处淋巴转移的患者,完成了根治性肾切除加上半尿路切除,手术的难度极大,做得很辛苦,感觉很累。下午,他为南华大学本科生上大课,因为手术太累,不敢回家午休,怕耽误上课,在办公室小憩,结果还是迟到了几分钟,向学生们鞠躬道歉,并且在课间没有休息,补上了迟到的时间。

        
 
        当了31年医生的南华大学附二医院(集团)院长罗志刚说,他们365天没有一个囫囵的假日,每个佳节,都必须在查房以后,才能够回到家人身边。他们甚至在餐桌上,刚拿起饭碗,又要放下,冲到手术台上
 
  ■本报记者  贺正香
  他们的儿女患病的时候,他们却不在身边。
  他们的夜晚,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丁香园”、“医学界”等医院网站。24小时的18小时,是处在一种有形的或者无形的工作状态。
 
  4月23日是周六,按照医院的作息,行政是休息。但是工作需要还是不能休息。
  罗志刚8点前到了办公室,接待了一位来自常宁的隐匿阴茎的小朋友。安排一些有关行政工作。
  9点,衡阳市医学会普外专业委员会胃肠外科学组在南华附二医院成立并举行学术会议,谢文彪博士担任主委,罗志刚前往会场,表明支持态度。
 
  9点40分,医院工作结束。应永州医院的邀请,前往永州会诊手术。
  28岁的男士,因为上腹部的隐痛,在几家大医院检查,初诊为腹膜后的肿瘤,到底是肝血管瘤?肾上腺的肿瘤?腹膜后的神经节瘤?答案找不到。血压不高,心率不快。除了隐痛,找不出其他的诊断依据。
  永州同仁在网上给罗志刚发了消息,在和同仁们进行了广泛交流以后。罗志刚个人觉得可以进行开放式手术,但是必须做好术前准备。
 
  23日已经达到了手术条件,出发吧。高速公路上风景再美,也敌不过罗志刚进入梦乡的诱惑。
  12点到达永州医院,与同行们再次预读了影像学的资料,心中逐渐清晰起来,采用上腹部肋缘下切口。准备好人造血管,必要时进行人造血管移植。
 
  在医院的食堂简单就餐,然后进入了手术室。
  切开了腹壁各层次,进入了腹腔。摸到了谜一般的肿瘤。从哪个渠道进入到腹膜后间隙呢?还是选择了横结肠上方打开后腹膜,肿瘤君开始露出狰狞的面孔。这决定了是一场恶战。罗志刚等医生们像挖地雷一样,在探明了肿瘤的四周情况以后,开始了肿瘤的分离切除。终于排雷成功,肿瘤完整拿下。
 
  回衡阳,车上继续睡觉。
  来看看罗院长5月28日的工作日记
  昨晚为一位自发性肾脏肿瘤的患者做完手术,早上还是必须按时起床上班。
  医生的工作就是这样的,每一天的工作都是在前一天已经计划好了,但是每一天都可能有突发的工作任务。而突发的工作任务几乎是不可能影响到第二天的工作的。当然,你不能按照你的承诺去完成你的预先计划的工作,也许会带来许多的麻烦。
 
  8点钟的晨会,昨日一天的总结,今日的安排。
  一位老员工驾鹤西去,安排治丧事项。其他的行政事项,该安排的尽量安排好。
  预先约好的门诊接诊,仔细认真做好。
  一位小护士,抱怨工作太辛苦,找到了他的叔叔,希望调换工作,当然无法满足她的要求,郑重地告诉她,年轻人吃一点苦,是一件好事,是人生的积累,是年老以后的资本。如果大家都挑选轻松的工作,这个团队如何运转。
  9点10分,进入医生的角色
。今日安排了三台手术。
  一台肾脏肿瘤,肾脏结石合并巨大的弥漫性肾癌,辗转多家医院以后,来到南华附二医院。汪翼博士接诊,完成了术前检查,今日手术。这哪是个肾脏啊,鼓鼓囊囊的,颜色也是让人极其不愉快的。侵犯了肝脏的尾叶,与下腔静脉粘连,并且肾脏是三支动脉供血,肾门部位肾脏动脉一夹就碎,下腔静脉与腹主动脉周围群是大大小小的淋巴结。患者也正是因为属于癌症的中晚期,才会辗转。手术的风险不言而喻。肾动脉的处理很是关键,我们只好在远离肾门的部位,在腹主动脉旁边,找到肾动脉的起始端,进行结扎。尽最大可能进行了淋巴清扫。手术之艰辛,文字无法描述。
 
  第二台、第三台都是复发性多发性的结石。
  三台手术完成,接近中午,赶忙回家,因为下午2:20的高铁,要赶到武汉参加武汉大学的研究生答辩。
  自己赶忙炒了一个小炒肉,一个鸡蛋汤,拿起饭碗吃饭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原来是一位巨大的前列腺增生的手术,需要台上会诊。赶紧扒几口米饭,碗也没有洗,拿起行李,赶到了手术室。在仔细探查了整个前列腺以后,小心地拿下了这个手术。审视一下,光是侵入膀胱部位的就有一个成人拳头大小,在前列腺部位的也有鸡蛋大小。
 
  幸亏手脚麻利,到了高铁站,还有10多分钟。
  上了车,一觉睡到了武汉。上车就查看了车辆的终点站是武汉,放心地睡觉,不怕坐到郑州、北京。
  计划的规律,与没有计划的突发事件,构成了医生忙忙碌碌的紊乱而又紧张的节奏。
  也许,旁人看不到,更加感受不到。
  ICU的护士长冯靖晕倒在病房
  查房是医生每天必须做的一件事,不管是不是自己在值班,一年365天都要查。“只有公休假时,手上没有病人不用查房;或者万不得已请假时,让值班医生代查房。”罗志刚院长说。他算了算,一年360多天医生基本天天都要查房。也就是说,这360多天,不管是休息还是上班,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医生上午都要到医院“上班”。因此,医生要外出旅游或者出差是很难的,办私事就更难了。
 
  罗志刚院长从4月17日的两件事情说起。
  当日午餐后,罗志刚院长从杭州赶回衡阳。在杭州高铁站,接到了一位公务员的电话,这是一个素质很高的公务员,他说他的父亲在南华附二医院住院,需要做一个CT检查,排队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因为不断有急诊插队,他的父亲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问罗院长为什们不能多开两个CT机房,方便病人。对于患者来讲,这应该算是一个合理要求。罗院长告诉他,当天是周日,开了一个急诊CT,其他的医生也需要休息,医生也是人。而面对急诊,他们也必须优先急诊,毕竟他们的病情更加需要。公务员很客气地说了声抱歉,也就挂了电话。
 
  据罗志刚院长介绍,南华附二医院编制床位1850张,按照国家卫计部门规定的人床比例,应该职数为2960人~3330人,而目前省财政与省编委实际配置的标准编制数为1213人,也就是底限的41%,2015年财政补助金额只有1559.21万元,医院的退休人员还有317人,全部由医院负责全部工资福利。医务人员数量严重不足,长期超负荷运转,身体不堪负重。
  也许是巧合,当天下午7点多,医院的微信群传来消息,ICU的护士长冯靖因为连续工作,未能来得及吃午餐,晕倒在病房。一时间,群内刷屏不断。
 
  而在此前几天,南华附二医院ICU的杨其军医生也因为感冒拖延在ICU住院甚至上了呼吸机。
  罗志刚院长由此想起了四年前的一个上午,他连台手术,手术都是高难度的手术出汗较多,也曾倒在了手术室。当时同事们也是紧张得不得了,还好,吉人有天相,喝了两瓶盐水,缓过了神。
 
  罗志刚在加班做手术
  医生365天没有一个囫囵的假日
  在罗志刚院长眼里,医生起得比一般人早,每天清早必须有一个晨会交班。
  他们365天没有一个囫囵的假日,每个佳节,都必须在查房以后,才能够回到家人身边,用充满歉意的语言对自己的亲人道歉,然后才开始这每一天都不圆满的幸福生活。
  他们的每一个夜晚,手机永远是开机的,放在枕头边,只要铃声一响,就会条件反射般地接上电话,然后,奔向病房。
  他们甚至在餐桌上,刚拿起饭碗,又要放下,冲到手术台上。
  他们的妻子,在临盆时,却找不到丈夫。
  他们的父母,在需要儿女尽孝之时,他们却在像儿女一样,在为他们的病患服务。